河源长安医院logo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关于长安 > 成功案例

10年漫漫求子路:遇名医 一朝有喜

时间:2016-09-24     编辑:不孕不育医师  

  求子若渴,偏不得

  造化弄人。让容易的太容易,让艰难的太艰难。那些仍在漫漫求子路上蹒跚而行的人们,每天都在上演着人生悲喜剧……

  你幸福吗?幸福是什么?

  如果话筒伸向一对求子若渴的夫妻,他们会告诉你:幸福就是拥有一个宝宝。

  按照全世界不孕不育发病率10%-15%计算,每十对夫妻中就有一对会遭遇生育障碍。这是一个庞大的群体,除了那些自然法则中的“不幸者”,在中国当代社会,工作压力导致的亚健康、环境恶化、高龄怀孕、人为流产增加等原因制造的生育困难群体,也在逐步壮大。

  每一个生育困难家庭,都有一段辛酸的故事。

  漫漫求子路

  “我这10年的经历当时一般不怎么敢随便对人说的,因为大多数人只会拿我的情况当茶余饭后的谈资,不是经历过的人很难理解,了不起是一副可怜你的表情,还有说难听话的呢。所以大多时候人家问起来,硬着头皮说是自己没玩够,还不想要呢。”张丽说她特别理解那些为了生孩子而遭受百般痛苦的姐妹。

  张丽为了要孩子算是吃尽苦头。在就诊西医效果不佳后,张丽通过朋友介绍也找到名医卢凤兰。“我之前一直不怎么信中医疗法的,最绝望时连迷信活动都搞过了,但就是没想到过去试试中医。”

  接下来张丽一面按照卢主任的要求喝着药,外敷着小腹,做着针灸,一面漫不经心地测基础体温,测排卵试纸。“这是这几年做习惯了的事情。早上没睁眼,老公听到我测口温的滴滴声就感到烦透了。正经想XX时,我说时间不到不允许,到日子的又一天到晚催,老公常发牢骚说,你以为这是做操啊,喊喊稍息立正就行了?当初一大帮难孕难育的女人,天天凑一起就交流排卵啦、体温啦,连累一帮老公们凑在一起抱怨,同房变成军事管理项目,得听冲锋号才能上阵。”

  两个月过去了,月经还是按时报到,不但按时报到,而且经量经色都异常,张丽知道这些年的用药让内分泌严重紊乱了。“当月,欧锦赛开始了,原本就是球迷的老公这回更有了理由躲避我。天天通宵看球,白天睡觉,两个人很久没照过面,没说过话了。我打定了主意,等比赛结束,再提离婚,不同意我就单方面上诉也要离了。这个十字架太重了,身体上的,金钱上的,精神上的,我受不了啦!”

  突然的激情 奇迹般怀上了

  偏巧有天晚上,张丽和朱强一起去见大学同学。一番怀旧之后,觥筹交错之间多少年为了怀孕滴酒不沾的张丽却破例喝了酒。回忆起年少时的轻狂与浪漫,朱强和张丽都心生感慨。回家后两人直接进了卧室。而那天,刚刚好是张丽排卵试纸阳性的日子,奇迹就这样发生了。

  哪知怀孕才只是个开始,保胎的日子并不比“造人”轻松。怀孕初期多次见红,害得张丽只能躺在床上保胎。朱强不敢再有丝毫大意,甚至学会了注射,每天为张丽肌肉注射黄体酮。由于黄体酮是油性的,并不好吸收,保胎三个月时,朱强找不到下手扎针的位置了,布满针眼的屁股早已硬得像石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10年漫漫求子路:遇名医  一朝有喜_meitu_1.jpg

        回顾六年艰辛

  每天躺在床上,无所事事的张丽开始回望充满艰辛的怀孕之路——因为一次不彻底的流产手术,张丽的输卵管发生堵塞,此后若干年间,通水术、造影术、刺卵术等等,凡是能做的,张丽一个也没拉下。通水术中,巨大的疼痛使得张丽小手指因用力抓扯床边而成骨裂;刺卵术中,大针刺穿子宫的疼痛让她没齿难忘;而造影术中注入冰凉的碘油后的翻搅更是让她痛不欲生。张丽感叹,身体上经受的疼痛已经不算什么了,单是这么几年来,日日夜夜的心理煎熬,无数次的失望和灰心,就足以让人泪满衣衫了。

  历经6年坎坷求子路,张丽终于在42岁那年成为一个男孩的母亲。虽然眼下的她满脸幸福,但那段经历“真的是不堪回首,不堪回忆,有时夜里梦到,还会哭湿枕头一身凉汗”。

  生育是件重要的事吗?

  看过太多关于求子的辛酸故事后,卢凤兰对生育有了哲学般的认识。在这位名医看来,女人是水,男人是山,水不是弱而是柔,男女平等并不意味着男女要做一样的工作,而是男女平等地在社会上分担彼此不同的社会责任。“女人最大的天职就是要繁衍教育后代,但现在社会压力太大,竞争激烈,让女性从孩童时代就处在必须争第一的功利环境中,似水一般的女人在不断的竞争中慢慢被熬干,身体毁了,生儿育女的能力减弱或没了。”

你可能还会喜欢这些文章
  • 河源长安医院不孕不育
  • 河源长安医院不孕不育
  • 河源长安医院不孕不育

医师团队

主治医师

主治医师

医师问答

河源长安医院 版权所有